來自中國深圳的科學家賀建奎日前宣佈,他所帶領的團隊透過在胚胎時期以 CRISPR 技術編輯基因組的方式,讓一對天生就能抵抗愛滋病的雙胞胎嬰兒順利於 11 月在中國降生。這兩個嬰兒身上一種名為 CCR5 的基因經過了編輯,賀建奎相信在這種白細胞上的蛋白失去功能以後,會有助於抵抗 HIV 侵入人體細胞。這則消息乍聽起來似乎是生命科學界的重大突破,但它實際上的意義並沒有許多人想像的那麼正面,其背後存在的倫理問題甚至可以說踐踏到了道德的底線。首先,賀建奎這項還沒有經過科學驗證和同行評審的所謂「成果」,完全有別於現有的正常胚胎研究。目前開放了對捐贈人體胚胎編輯實驗的個別國家,基本都會將研究限制在理解其發展規律的範圍之內。即便是得到許可的人體實驗,也必須具備對象的遺傳突變會造成死亡,或是一定要靠基因編輯才能救命這樣的大前提。之所以會有這些限制,很大程度上是由於基因編輯過程中存在的「脫靶效應」。這指的是科學家在操作時可能出現的編輯偏差,以及這些偏差未來可能對實驗對象構成的不可估量的影響。在賀建奎目前已公開的資訊中,並未提到自己是如何確保雙胞胎身上不會出現「脫靶」。而其選取的胚胎雖然來自一對男方 HIV 陽性、女方陰性的夫妻,但胚胎本身並沒顯現出任何已知的疾病跡象。退一步講,就算是發現了 HIV,以當今醫學所能提供阻斷療法的有效性來說,賀建奎的選擇對兩個孩子及其父母而言極有可能也是弊大於利的。另外還有一個引來了無數非議的點在於,賀建奎並沒在兩個胚胎上實現相同的編輯。在這對新生兒中,僅有一個孩子被修改了兩個等位基因,另一個的身上只有一個等位基因被修改。這就代表著後者仍有可能會感染 HIV 病毒(不過對愛滋病的抗性可能會比正常人強一點),而且兩個孩子之間的關係,以後說不定就會冷酷地被劃分為「實驗組」和「對照組」了...實際上,基因編輯技術發展至今,賀建奎所做的這些並算不上是什麼領域創新,反倒更像是一種負面意義上的「敢為天下先」。他的研究成果背後有著巨大的安全隱患和倫理問題,這樣做的結果,在世界上許多地方甚至是可能為其招來牢獄之災的。說到這個,該項研究目前能找到的唯一一份倫理審查申請書,上面列出的審查機構 — 深圳和美婦兒醫院,已經表示「嬰兒的基因編輯工作並不是在該機構進行,嬰兒也不是在該機構誕生」。賀建奎原先工作的中國南方科技大學,則聲稱他從今年 2 月 1 日起就已經進入了停薪留職階段,學校對其參與的研究並不知情。而負責倫理監管的深圳衛生計生委,已經證實和美未根據規定進行備案,並承諾接下去會展開進一步的調查。MIT Techonology Review, AP, BBC, Nature, 新浪科技


文章轉貼如有侵權請告知我們會立即刪除
. . . . . . . . . .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mankuai343 的頭像
mankuai343

台北機車借款政府立案

mankuai34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